绍兴:诸暨、袍江警方联合破获特大贩毒案
时间:2017-12-22

近日,在浙江省公安厅禁毒总队的领导下,诸暨、袍江两地警方联合成立专案组,端掉了一个跨省贩毒团伙,共缴获冰毒4078.93克、海洛因1399.78克,还收缴了一支手枪、两发子弹、作案车辆一辆。据办案民警透露,该贩毒团伙隐身于健身房、游泳馆会所中,涉案人员众多,案情复杂。

一个吸毒嫌犯

牵出一个贩毒团伙

今年2月初,诸暨市公安局禁毒大队在日常工作中抓到一名叫阿龙(化名)的诸暨本地吸毒嫌犯。从阿龙的身上入手,禁毒大队民警发现了一个长期活跃在诸暨市、越城区的贩毒团伙。在省厅禁毒总队的牵头下,诸暨、袍江警方迅速抽调骨干成立专案组。

经过专案组人员长达十个月的调查,以陈向(化名)和其女婿谢斌(化名)为主的贩毒团伙渐渐浮出水面。

谢斌本身就是一个瘾君子,有自己的一个毒品圈,阿龙的低价毒品就是从谢斌处买的。

河南人陈向是谢斌的岳父,在诸暨市店口镇经营着一家健身房,但由于经营不善,去年春节时已到了连工资都发不出的窘境。春节期间,陈向回到老家,认识了曹新(化名)。

曹新在广州有“门路”,可以拿到“价廉物美”的“好东西”,并邀请陈向去广州看看。陈向知道女婿谢斌在店口有毒友圈,销售不成问题,于是就“投靠”了曹新。

因为陈向的毒品售价低、走量快,很快他在道上也混出了名声。杭州富阳、诸暨等地的“瘾君子”纷纷找他。没多久陈向就在富阳开了一家健身房,部分教练正是谢斌的毒友。

但陈向和谢斌不知道,正当他们生意“红火”之时,他们的违法行为已被警方监视。

11月19日下午,专案组民警通过侦查发现,陈向的哥哥陈东(化名)会携带毒品回浙江。在高速路口,民警擒获正在等大巴车的陈东,在其随身携带的背包内发现了3公斤冰毒。

与此同时,各地专案组民警在指挥部的统一指挥下,多波次分批收网。在广东、广西、河南等地警方的配合下,抓获了陈向、曹新、谢斌、陈东等31名犯罪嫌疑人和吸毒人员129名。

贩毒还欠了一屁股债

这案子有点奇葩

陈向本人并不是瘾君子,对毒品也不熟知,这导致前两次他到广州“进货”均以失败告终。

第一次陈向凑了10万元,没有买到毒品,还花光了身上所有的钱,连车费都没有,还是诸暨的家人凑车票钱把他接回来。第二次陈向拿着30万元买毒品,没想到买了一大袋冰糖回家。虽然被“骗”了40万元,但“贼心不死”的陈向,依旧坚持从上家曹新那儿购买毒品。当民警找上门的时候,陈向以“我去广州进生蚝”为由来解释为何自己频繁飞广州。

陈向“曲折”的进货过程,给侦办过程增加了不少难度。“没有确切的证据,没有办法将他们定罪量刑,所以我们只能一直等。”诸暨市公安局禁毒大队副大队长楼警官说,“我们专案组民警在这一年里,回家的次数屈指可数。”

“这个犯罪团伙有较高的反侦查意识,藏货地点和居住地点分离,通过当面交易和微信贩卖的方式进行交易,然后再用支付宝、微信等网上转账的方式进行支付。陈向以自己的两个健身房为幌子,吸引了不少购买者。谢斌在贩毒过程中吸收了不少同乡毒友当‘马仔’,帮他散货。这些给我们的侦查工作带来不少阻碍。”“90后”年轻民警郑警官说。

从2月初立案之后,郑警官就一直盯着陈向,至今为止回家的次数屈指可数。“因为贩毒、吸毒都是夜间进行,我的工作时间大多是晚上。每次我早上7点多回到家,妻子已准备去上班。下午我等不到和老婆下班一起吃口饭,就要匆匆回到队里。有时候她会有怨言,我的微信还经常被拉黑。”郑警官不好意思地笑笑,在11月收网的关键时期,也是他妻子分娩之日。在队领导下“强制命令”后,郑警官才离开大队回到家中……“我不想他被妻子一辈子说‘我生儿子的时候,你在哪里?’因为我自己就是没看到儿子出生一直愧疚到现在。”楼副大队长说。